男生头像

10岁男孩天生坏种 虐杀女孩啃食父母 失踪后疑遭下蛊结局悲惨

2017年,10岁男孩陈小史(化名)在游乐场因为玩具纷争,利用游乐设施虐杀并夹断了5岁小女孩郭李梓(化名)的脖子,手段极其残忍。

案发1年后,陈小史其父陈有果(化名)将郭李梓家属告到法庭,质疑其报复儿子陈小史,并且对儿子下咒,导致儿子形神如狗。

后经审讯,案子因为掺杂着未解之谜,双方各执一词,陈有果说法扑朔迷离,法庭怀疑陈有果所经历疑似精神癔症或药物幻觉,但经查,陈有果思维正常,案子至今无果,陈小史的下场也是一个谜。

笔者有幸接触到了陈有果,陈有果讲述了儿子陈小史案发后的一段离奇经历,隐约之间,透露出来了案子的诡异……

那伤口触目惊心,苏小梅的皮肉都翻了起来,下面是个血窟窿,明显缺了一大块肉,鲜血淋漓,伤口的齿痕犹如利刀划过,深入皮肉。

儿子陈小史被诊断患了“超雄综合征”,也就是所谓的“天生坏种”,这种人,天生缺乏怜悯和愧疚能力,没有人类道德的概念,无法去爱任何人。

陈小史很小的时候,就开始展现了自己“坏种”的一面,对我和他妈没有爱心,动不动就尖叫、打人,能毫不犹豫的拿着餐刀照他奶奶眼睛直戳。

苏小梅脾气暴躁,打了陈小史好几次,而陈小史就给苏小梅的化妆水里下药,给她的减肥茶里放杀虫剂。

1年前,陈小史的病症算是达到了他的巅峰,在游乐园失手导致一个5岁小女孩身亡,因为过失和未成年,被免予刑罚而释放。

不过,意外的是,那小女孩的家属事后并未继续追诉,而是选择了沉默,这一点不仅没让我心安,反而升起了不祥的预感。

苏小梅觉得自己无法管教如此“坏种”,便选择和我离婚,而我则把陈小史送到父母那里,任之随意发展。

长话短说,苏小梅被咬成这样子,事情肯定不简单,我匆忙下楼,刚巧碰到隔壁邻居老太遛狗要出去,我条件反射的想要闪躲,却见那狗冲我扑了上来。

我和邻居家的狗以前遭遇过,这狗凶狠无比,好几次远远地就冲着我扑咬,幸亏主人拉扯着绳索,否则我还真被咬了。

然而,这次意外的是,那狗扑进我怀里,不断的给我摇着尾巴,嘴里发出“吱吱吱”焦急的声音,并且还用舌头企图舔我的脸。

我到卧室,却见儿子蜷窝在炕角,脖子上套着一个项圈,被绳索拴在炕沿,他看到我进来,顿时受惊一般,朝我呲牙咧嘴,又喊又叫。

我完全没有防备,被陈小史一口给咬住了胳膊,顿时疼得我呲牙咧嘴,然而,这还不行,陈小史摇着头像狗一般地开始撕扯我的肉。

我摇摇头,真正的狂犬病根本不是这样子的,得病的人会有一些畏水症,但模仿狗的行为举止,都是谣言。

“上次去你家接孩子,孩子和你邻居家的狗楼下玩了一会,我和那老太只顾聊天,等孩子和狗玩回来,我就发现孩子嘴里吃着一块鸡腿,狗嘴里也有一块,孩子说他和狗一起吃鸡腿了……”

根据母亲的理论,孩子一定是和狗一起吃东西,导致狗携带的病毒传到了孩子身上,结果回来以后,孩子就变成了这样子。

邻居家的狗和儿子一起玩耍过?一起吃东西?一个恐怖而不可思议的想法在我心中诞生。我想起刚才来的时候,邻居老太那条狗的表现。

大事不妙,这事情荒唐但现在反而成了唯一解释得通的理由。我让母亲别耽搁,赶紧把陈小史送往医院进行专业诊治,自己则赶紧开车往小区赶,我要去看看老太那条狗到底怎么回事。

我顾不上安慰老太,赶紧朝着小区监控室跑去。我在监控里看到了,果然,在老太丢狗的地方,真有人将那豆豆给抱走了。

一边的物业保安说道:“完了,这家伙我认识,一家狗肉店的供货者,具体住哪,不清楚,经常在这一片偷狗,都惯犯了,专门杀狗卖肉的,估计这会儿找,狗就剩皮了!”

天色大黑,这是远离城市的一片郊区荒地,目测是有个废弃的建筑没有被拆彻底,就被人改造拿来养狗了。我本以为靠近养狗的地方,会引起狗的警觉,对我不是有所攻击就是狂吠,但直到我推门进了那院子,整个院子都是安静一片。

我拿着手机手电筒照了一圈,发现院子里有大大小小的很多狗笼子,横七竖八的乱摆一气。细看,发现笼子里各自都关着不同的狗,面对我的靠近,那些狗不仅没有发出警觉的吠叫,反而吱吱吱的往笼子角落蜷缩。这些狗一定是备受,见到人类早都已经丧失了狗的本性。

忽然,我就听到背后传来属于狗低沉愤懑的声音。我举着手电筒朝后一看,就看到一双闪着凶光的绿色眼睛出现在眼前。与此同时,一张血盆大口就朝我撕咬过来。

看这速度,我知道自己跑不出去几米就能被扑倒,忽然就看到眼前一个小门,不管三七二十一,一把拉开就钻了进去。几乎同时,那狗就撞到了门上,发出剧烈的砰的一声,震得小门门框直抖动。

那狗在门外撞击了几分钟,便消停了,而我没有放松警惕,在里面将门把手扭上,喘匀了气,这才要看看看自己进了什么小屋子。

随着手电筒的光照射着,我在这小屋子里观察了一下,发现墙上挂着几张狗皮,一边还挂着几条已经被剥皮斩首的狗。一些零零散散的狗肉堆积在一个角落,案板上也散落着一些未被处理干净的肉块。在一个大桶里,堆放着一堆狗头。

就在这个时候,我身后的小门把手竟然自动扭起来。我想着,一定是狗贩子发现了异常,这就要进来了。我刚要扭身去询问,就通过那小门上方的玻璃看到了震惊的一幕。

那大狼狗一只爪子像人手一样,握着门把手,正在扭动,眼睛还透过玻璃狠狠地看着我,眼神中带着挑衅的意味。

然而,那狗将门推开一条缝,并没有直接把头伸进来,而是爪子缓慢的将门缝慢慢推大,直到看到我,这才把整个身子往屋子里钻。

不知道哪里来的脑回路,我竟然对着那条狗喊道:“你只要敢冲上来,我就乱刀劈死你!”说着,我还做着架势使劲挥舞了几下刀。但操作完毕,我自己都觉得挺好笑,是不是被吓傻了,竟然企图用语言和一条狗沟通。

我心里产生了一个念头,一定是那条狗走了,所以这些狗才“胆子”大起来,装腔作势地开始吠叫。看来,那条狗并不是这狗场的。

片刻,我才从那小屋子里出来,抬眼就看到了一个挂着门帘的屋子,我揭开门帘,顿时,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扑鼻而来,却见一个人正斜躺在床边,床上的被子被翻卷得乱七八糟,细看才发现是血迹斑斑。

那人身上都是血,等我靠近的时候,他忽然一个喘息,嘴里便喷出来几口血沫子。而我没有忘记自己这次的目的,问道:“我儿子呢?今天你在海天小区偷的那条……”

“哦……那胖柯基,叫……叫郭志友买走了,在赌狗场……刚才,那条狗,就是郭志友的狗,他派那狗过来,咬的我……”

那人指着桌子上的一个东西说道:“我有vip通行证,拿着就能去,快叫救护车,晚了,晚了,你就不知道更多的事了……”

我拿起桌子上的东西,扫了一眼,是个还挺精致的会员证,我将那东西装在兜里。狗贩子接下来给我说了地下赌狗场的地址以及一些简单的注意事项,便一口气没上来,晕死过去。

我开车继续往郊外偏远的地方而去,大概一个小时后,就到了一个乡镇,果然这里有一家游乐场。亮出VIP卡,那守门的没有多想,带着我往里面走,绕来绕去,就看到一铁门,壮汉将铁门打开,顿时一阵人喊狗吠的嘈杂声传了出来。

这是一个地下赌狗场,此时,在众人的围观下,场子中央有两条狗正在疯狂的撕咬。画面实属血腥,却见一条狗凶狠无比,正将身下一条狗往碎片一样的撕咬,身下那条狗已经肚皮大开,内脏肠子流了一地。

一个胖子缓步走入赛场,弯腰抚摸那条狗,那狗讨好的给胖子摇摇尾巴,然后舔着他的手。让我吃惊的是,胖子身边站着一个年轻人,看样子也就十,脖子上竟然戴着一条项圈。其次,我发现那人眼神呆滞,要不是胖子牵着项圈,估计那孩子都不知道往哪走。

“靓仔吧,你看看这家伙多凶。”我顺嘴敷衍了一句,准备打发这瘦子走,谁知道瘦子笑了一下,说道:“吊毛也不弱啊!”

“郭志友的儿子,你看这人多,爱狗如命,把他儿子都当狗养呢,可惜,以前这儿子横行霸道,嚣张的很,谁知道出了什么事,就变那样了,跟个弱智一样。”

“相反,这家伙把他的狗当儿子一样,当然了,这靓仔狗属实凶狠,机智灵敏,和郭志友的儿子以前几乎一样。”

没错,细思极恐,我确定自己想的是对的。首先,这狗当时袭击我的时候,那智商明显就不是狗,其次,若是横行霸道的郭志友儿子变成狗,带着人的思维,自然比一般狗要厉害很多,这或许就是郭志友斗狗场不为人知的一个秘密。

我想到了一个新问题,如果说,郭志友认为儿子具有很强的格斗能力和好战癖好,把儿子变成狗便于他赌狗,那么,他将我儿子变成的那条狗买来要做什么呢?

那狗体格的确健硕,光从那肉疙瘩就能看出来,就是狗界的“施瓦辛格”。自己猜的一定没错,眼前这个叫“吊毛”的狗,应该也是皮囊下有个人的灵魂。

那狗在进场的时候,面对众人的欢呼,竟然站起身,用前肢拍打着自己的胸膛,好家伙,这不典型人类格斗士的特点么!

那“通人性”的“靓仔”也是察觉到了不对,夹着尾巴蜷缩在地,竟然面对那“吊毛”的靠近,肚皮朝上,表示自己服输了。

郭志友心里有数,见此情形也不恋战,将“靓仔”叫回去,宣布赌输了。我倒是能理解他,要是迎战,可能挂掉的不是一只狗,而是自己的儿子。

而就在这个时候,我看到郭志友身边有个人,怀里抱着一条宠物狗。那狗我认识,就是隔壁邻居的狗,不,就是我儿子!

等我靠近郭志友一伙人的时候,那宠物狗豆豆发现了我,忽然就开始吱吱的叫,挣扎着要从那人怀里跑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