姐妹头像

她是寨里“一枝花”16岁头像被印上人民币现在过得如何?

红颜衰老,青春不再是多少英雄美人的悲哀。英雄倒也还好,毕竟曾经在世上留下过一番功业,还能够为人们所铭记。可是美人的话,世人尚没有全部见识过她的美貌,而她却已经容颜衰老,人们只能从传说当中去感受佳人昔日的魅力。

在有了照相机之后,人类所有的传说便都有了可以溯源的地方,通过照相可以将一位美人最佳的容颜表现出来。

中国曾经有一个女孩,她的容颜就被保留了下来,而且被全国人民所共同欣赏。她是谁呢?又为何有如此大的影响力?

她是一个侗族女孩,名字叫做石奶引,她的头像被印在了第四版人民币“一元”的纸币上,因此说全中国人都看见了她的容颜,丝毫都不为过。

1961年,石奶引出生于庆云乡锦寨锦村,他的原名叫做石婢学,后来才改的名。出生于少数民族村寨的她,从小便是处在寨子里的美人。

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,任何人看了都会生出无限的怜爱。在寨子里时石奶引被称为“一枝花”,这可是少数民族对于美人最好的称呼了。

石奶引的家里一共有六个兄弟姐妹,由于交通条件不好,再加上经济状况不允许,石奶引在小的时候没有进入到学校学习。

直到后来,为了促进少数民族的发展,当地政府派出了一部分人前来村子里面进行扫盲教育,石奶引这才识了一些字,懂了一些文化知识。

1978年的时候,当时石奶引16岁,天真烂漫的她跟着寨子里的小伙伴一块儿去赶集。在当地少数民族集会上,石奶引并没有什么太多的拘束,他穿着侗族的民族服饰与小伙伴们一块去。

在这难得的集市上,十里八乡各村各寨的人都赶了过来,大家沉浸在一种欢快的气氛里,各种商品在交易,各种亲戚见面在寒暄,其中也夹杂着不少来感受少数民族文化的汉人。

刺绣可是少数民族非常重要的记忆,由于少数民族染料十分缺乏,因此他们只能用刺绣技艺来弥补服装美观度的不足,他们会在少数民族服饰上绣上精美的刺绣,从而展现出一种别样的美。

就是在针线摊前时,她也遇见了一个让她被全国人民都记住的人。正当石奶引热心地挑选着心仪的针线,在他的身后有一个男子轻轻地推了她一下。

石奶引回过头去,发现是一个不认识的男子,这个男子并不是无意之间碰到了她,而是有心在向她打招呼,看着眼前这位温和的男子,石奶引并没有生气,她看着这位男子,想要看看他要说什么。

这位男子温和的请求石奶引从熙熙攘攘的针线摊前出来,出来之后他请求石奶引用侧面朝着他,他想为石奶引画一张素描。

石奶引心里非常的疑惑,这位素未谋面的男子竟然提出一个如此大胆的要求。不过看到这位面相和善的男子,再加上他手中那看起来非常特殊的纸笔,石奶引一时也动了心,于是便按照要求站好,让这位男子挥笔画了一幅画。

这位面相和善的男子就是中国著名的美术家侯一民,他将石奶引的形象放入了第四版人民币的设计当中,这才使得石奶引出现在了全国人民的眼前。

我国曾经发行过非常多版的人民币,随着社会的进步以及纸币防伪技术的不断提高,我国的人民币制作也在不断改变,不断的推出新版货币。

而中国著名美术家侯一民就是货币的设计者,他曾经参与过第三版与第四版人民币的设计。当时的侯一民就是在为第四版人民币的设计寻找灵感与素材。

在侗民的这一次集会上,侯一鸣一眼便看见了那个挤在针线摊前的秀丽女孩。炯炯有神的大眼睛,鲜明的民族服饰,一双讨巧的小嘴,既有少女的活泼,又有少数民族女孩独特的魅力。

于是,侯一民这才大胆向前,非常冒昧的接触了石奶引,请求她能够摆出一个侧面站立的姿势,让自己绘画。在得到了石奶引的同意之后,侯一鸣迅速的用纸笔将眼前这位女孩的形象画了下来。

在他画完之后,便跟石奶引道谢,两人之后也没有更多的交集。石奶引在这次集会之后,也将这件事情忘得一干二净。

而侯一民在收集完需要的素材之后,迅速回到了自己工作的地方,将第四版人民币上需要用到的人物肖像画了出来,其中,有一个人物肖像便是以石奶引作为原型进行设计的。

当第四版人民币出现之后,一元纸币上的那一个肖像很快便引起了庆云乡人民的注意,一元纸币上的那个女孩服饰鲜明,庆云乡的人一眼便能认出这是一个侗族女孩。

可惜的是,他们却分辨不出来这个女孩究竟是谁。因为一元纸币上的肖像仅仅只有一个侧脸。之所以只有侧脸没有正脸,主要是由于纸币的设计用意是想用这个女孩来指代一种民族团结,而出现正脸的话,就无法表现出这样一种寓意。

2010年的时候,石奶引身边的一些朋友偶然之间发现了她年轻时候的照片,这些人这才惊讶的想起来,原来石奶引就是“一元”纸币上的那个侗族女孩。

在他们的询问之下,石奶引这才将自己的这一段经历说了出来。连她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,竟然就是那个女孩。

如今的石奶引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,在结婚之后她生下了一儿一女,虽然家庭并不怎么富裕,不过身处少数民族之乡,石奶引生活过得还是非常的幸福。

石奶引的儿女都已经外出务工,由于近些年当地对低保户的名额进行了限制,石奶引原本有的低保户名额也被取消。

头像被印在人民币上,为全国人民所欣赏,这也算是一种无上的荣耀,不过由于在当时版权意识比较薄弱,因此这样一份荣耀并没有为谁来也带来任何的好处。

当时的人们都比较淳朴,对于版权也不是很在意,侯一民在使用石奶引的头像时并没有向她作出说明,也没有请求她的允许。如果当初能够跟石奶引说明的话,或许也能让石奶引的生活稍微改善一些。

不过即便是知道了这些信息,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。在她不知道一元纸币上印的是自己的头像时,她便那样生活,而今就算是知道也没有什么不同。

虽然取消了石奶引的低保户名额,不过近些年来,随着我国对少数民族地区精准扶贫政策的开展,石奶引家也获得了一定的帮助,当地的精准扶贫小组为石奶引一家提供了生产所需要资料,一些鱼苗和鸡鸭鹅的幼崽。

相信在这位淳朴姑娘的手中,一定能够将这些农副产品饲养的很好。在祖国大好政策的帮扶之下,他们的生活一定会越过越红火。

美术家侯一民的记录让这个女孩永远的被中国人铭记在心中。如果能看一看这个淳朴的姑娘年轻时的容颜那该有多好呀,可惜的是侯一民没有带照相机,带的只是他的素描本。不过如果他带的真的是照相机的话,或许就会考虑一定的版权了,毕竟美术与照片还是有一定差别的。